• <tr id='bsc6a'><strong id='bsc6a'></strong><small id='bsc6a'></small><button id='bsc6a'></button><li id='bsc6a'><noscript id='bsc6a'><big id='bsc6a'></big><dt id='bsc6a'></dt></noscript></li></tr><ol id='bsc6a'><table id='bsc6a'><blockquote id='bsc6a'><tbody id='bsc6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sc6a'></u><kbd id='bsc6a'><kbd id='bsc6a'></kbd></kbd>
  • <span id='bsc6a'></span>
    1. <acronym id='bsc6a'><em id='bsc6a'></em><td id='bsc6a'><div id='bsc6a'></div></td></acronym><address id='bsc6a'><big id='bsc6a'><big id='bsc6a'></big><legend id='bsc6a'></legend></big></address>

      <i id='bsc6a'><div id='bsc6a'><ins id='bsc6a'></ins></div></i>
    2. <ins id='bsc6a'></ins>

      <dl id='bsc6a'></dl>

        <i id='bsc6a'></i>

          <code id='bsc6a'><strong id='bsc6a'></strong></code>

            <fieldset id='bsc6a'></fieldset>

            国经中心下调2018年中国GDP增速预测 警示五大问题|徐洪才

            • 时间:
            • 浏览:116

              国经中心下调2018年中国GDP增速预测 警示五大问题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下调了对2018年中国GDP增速的预测 ,从年初预测的6.7%下调至6.5%以上  ,并指出中国经济正面临六大问题  ,包括中美贸易摩擦和居民收入增长放缓等  。

              刘林LL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以下简称“国经中心”)日前下调了对2018年中国GDP增速的预测  ,从年初预测的6.7%下调至6.5%以上 ,并指出中国经济正面临六大问题 ,包括中美贸易摩擦和居民收入增长放缓等 。

              7月17日 ,国经中心在“经济每月谈”上发布了其最新预计 。除GDP外  ,预计全年CPI涨幅在2.2%左右  ,新增固定资产投资增长7%、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9%左右 ,进出口增长放缓  ,贸易顺差收窄  。名义利率将保持不变  ,到2018年底  ,1美元大约可兑6.8元人民币  。

              “上半年中国经济继续表现出了韧劲  ,但也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  ,”国经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指出  ,这些问题包括中美贸易战升级 ,结构性降杠杆节奏和力度不当  ,创新动能不足  ,居民收入增长放缓、消费增长乏力  ,老龄化社会带来的储蓄率下降  ,改革开放政策难以落实  。

              对于下半年的政策走向  ,徐洪才认为  ,货币政策的稳健中性基调不变  ,但要更加松紧适度  ,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 ,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  。积极财政政策取向不会变  ,但要聚力增效  。他在会后对界面新闻指出 ,财政政策要优化财政支出结构 ,提高财政支出效益 。

              从外部环境来看 ,国经中心总经济师、执行局副主任陈文玲表示  ,发达经济体和一部分发展中国家存在着巨大的风险 ,可能逆转全球经济复苏的态势  。

              陈文玲总结了五大风险 。首先是国际贸易冲突 。她说  ,贸易战对世界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预测 ,贸易战将使全球关税上升 ,进而导致全球贸易成本上升约10%  ,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会因此放缓1.4%  。

              其次是美国任性的金融政策可能会引发全球性金融风险  ,其结果可能比贸易冲突还要严重 。陈文玲说  ,一方面 ,现在正处于美元加息周期  ,历史经验表明  ,每次美元连续加息都会使全球资本向美国流动;另一方面 ,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收缩  ,也就是“缩表” ,这个过程也是回笼美元的过程  。无论是加息还是缩表  ,都是在回收美元流动性  。全球范围内 ,用美元作结算的占62%  ,用美元做外汇储备的占接近60% ,美元可以说是锚货币  ,快速回收美元流动性会使大量脆弱经济体破产 。紧随美元连续生息的将是美元的贬值  ,而美元贬值持续的时间可能比美元升值的时间更长  。

              第三个风险是  ,一些国家公共政策及其调整和美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可能会引发全球性债务风险  ,虽然全球性债务风险并非现在才有  ,高债务一直是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的显著特征 ,但现在的债务风险加剧了 。

              第四个风险来自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引发的通胀风险  。过去十年  ,发达国家都是通缩  ,中国去年CPI也在2%以下  ,今年都出现了通胀上行的趋势  。能源价格上升幅度非常快  ,从去年到今年翻了一番多;铁矿石价格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也在上涨  ,已经恢复到每吨55-70美元区间  。

              第五个风险则是军备竞赛引发的局部战争风险  。陈文玲说  ,这也关系到全球经济格局 ,因为战争风险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难民潮是世界上最大的问题  。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